5个“80后”驻村当队长
作者: 何海峰 陈建宗 来源: 发布时间: 2018-01-04 10:30:11
一键分享到:

    庆阳网讯(记者 何海峰 陈建宗)   他们是“80后”,年龄最大的36岁,最小的30岁。他们均来自甘肃煤田地质局,在环县车道乡的5个贫困村担任驻村工作队队长。从繁华都市到贫困农村,他们的工作生活环境,发生了巨大改变。但无一例外,他们都“驻”了下来,而且还将继续“驻”下去。2017年12月12日至14日,记者在环县车道乡住村采访时,倾听了他们驻村工作的些许故事——

    杨志强——干得好不好,群众说了算

    2017年9月1日,刚满30岁的杨志强离开甘肃煤田地质局综合普查队,来到环县车道乡苦水掌村担任驻村工作队队长兼村第一书记。三个多月来,他将村里336户人家全部走了个遍,尤其是88户贫困户,有些上门不下七八次。

    “只有熟悉每家每户的情况,心里才有底,驻村帮扶才能做实。”杨志强说,他是天水人,刚到苦水掌村入户摸底时,村民常说的“安架房”“窖场子”“电水井”等都不知道是个啥,后来才明白,房顶呈“人”字型,有上下圈梁的是“安架房”;农户院里硬化的集雨收水的场地叫“窖场子”;“电水井”不是通电的水井,而是装有水泵的水窖。

    如今,虽然口音和村民还有区别,但村民说的话杨志强大都已能听明白。沟通交流多了,贫困户也不把他当外人了,有啥事也都愿意找他说。“前几天去贫困户孙培荣家,他不在,老父亲说他去5里外的人家帮忙杀猪了。”杨志强说,那天,他干完工作正准备离开时,接到家人电话的孙培荣骑着摩托车火急火燎地赶回来了。孙培荣拉着他说了很多关于养羊的事情,对他了充满了信任。

    “每当走进农户家,群众看到我,叫一声‘小杨’,热情地把我拉到炕头上,嘘寒问暖,我就特有成就感。”杨志强说,看到农户把他当亲人,相信他、配合他,他的心里就无比的欣慰,且深深地体会到“驻村工作干得好不好,群众说了算”。

    王高尚——铲除“火车轨”,畅通扶贫路

    “我是静宁人,来驻村前,心里想着,陈掌村应该和我们那儿的农村差不多,群众大都居住在一起。来了后,才发现情况与想象中完全不同。”环县车道乡陈掌村驻村工作队队长王高尚告诉记者,陈掌村距离乡政府35公里,一天只有一趟班车发往县城,村上有蔡坡、苏大岔、陈掌3个村民小组,最远的蔡坡组距离村部7公里多,这让他对“村子”的概念,有了新的理解。

    陈掌村山大沟深,地广人稀,在近乎4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生活着237户975口人,“走路”是村民首先要面对的问题。“我刚来时,通组的沙砾路路况很差,坑洼不平,路中间凸起长草,车辙压出的两道沟壕便是路,我称这样的路为‘火车轨’。”王高尚说,当时,村干部骑摩托车带着他入户,发动机轰鸣着爬山下坡,他在车上一路提心吊胆。村干部告诉他,冬季如果不下雪,出行还算方便,夏秋季节,村民骑车出行,即便是晴天,随车都要带着雨鞋,因为路上要过几道河。

    在入户了解到道路问题是制约村民脱贫的首要瓶颈后,王高尚下决心帮村上解决“出行难”。他向工作单位汇报了陈掌村的情况,甘肃煤田地质局积极与村上衔接,投入7万多元对全村主要干道进行了拓宽维修。一个多月后,“火车轨”终于铲除了,扶贫的道路畅通了。

    王长政——重在于“扶智”,贵在于“扶志”

    王长政虽是庆阳人,但从小生活在董志塬上的他,在去环县车道乡魏洼村担任驻村工作队队长兼第一书记之前,对环县的山大沟深也仅仅是停留在概念上,并没有什么深刻的体会。

    “来魏洼驻村之前,亲戚们说那里山大沟深,条件艰苦,我当时还有些不以为然。”王长政说,来到魏洼村他才发现,这里自然条件差,交通不便,经济发展滞后,群众文化程度普遍偏低,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人不到一半,农户种植结构单一,土地收益低,没有稳定收入,脱贫难度非常大。

    找准原因,才能对症帮扶。在翻阅村上资料后,王长政发现了一个贫困的症结——魏洼村在1996年获得“全省农村先进党支部”“全市先进党支部”荣誉称号,2001年被评为“全市先进基层党组织”,可2017年却被列为“软弱涣散党组织”。

    “没了志气,再怎么帮扶,也扶不起。对魏洼村的帮扶,要重在于‘扶智’,贵在于‘扶志’。”3个月来,王长政从增强村党支部的凝聚力入手,协助村班子制定并落实了“三会一课”制度,完善党员干部管理机制,做好年轻后备党员的培养工作。同时,按照“四议两公开”要求,公开村务党务财务,强化党员干部联系群众制度,把党员的活力激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2017年,在王长政的积极争取下,甘肃煤田地质局向村上当年考入大中专院校的16个学生,每人发放了1000元资助金。此外,他还联系了农牧业方面的专家,来村里开展培训,现场为村民解疑释惑,为农户脱贫致富提供技术支持。

    张强——基础改善后,产业要跟上

    “2017年8月31日,我从白银坐了一天的汽车,来到万安村已经晚上8点多了。曲折蜿蜒的山路让我极度困乏,村上给我安排了一间房子,我铺好被褥就休息了。”环县车道乡万安村驻村工作队队长兼第一书记张强说,他到万安村的第二天,村支书就骑摩托车带他去入户,村里人居住分散,站在这家院畔能看到对面山头的人家,但骑车前往,差不多得花半个多钟头才能到,一天跑到黑,才走访了10户人家。

    几天的摸底后,张强对村上的情况有了初步认识。于是,他就和村干部坐在一起协商制定了帮扶计划:先搞好基础建设,再培育致富产业。

    “我们制定的这个帮扶计划得到了单位的重视。”张强说,甘肃煤田地质局出资维修和扩建了村里40公里的通组道路,还修建了一座过水桥,方便了农户出行。

    “万安村农户种植结构单一,农业是典型的‘看天吃饭’。2016年干旱,农作物大面积绝收,但农户何旭利家种植的20亩柴胡却挺过了旱魔。我通过市场调查发现,这类中药材前景很好。我们村干部就商量着,将种植中药材确定为村上的富民产业,2018年开始在村上试点推广。”张强说,现在,他正利用冬闲时间,组织农户到邻近的小南沟、虎洞两乡考察学习中药材种植,还打算请省市相关专家来村上开展技术培训,为2018年推广中药材种植做准备,让老百姓尽早走上致富的路子。

    任涛——不怕苦和累,尽心办实事

    “我们吊渠村和车道乡其他贫困村一样,山大沟深,基础设施欠账大,农民广种薄收,2016年干旱,地里庄稼普遍歉收。”吊渠村驻村工作队队长兼第一书记任涛说,从省城兰州来到吊渠村帮扶,让他对这个村和这里的乡亲有了新的认识,也感到了使命光荣,责任重大。

    驻村帮扶,任涛决定先从改善基础设施开始。杨沟沟组野鹰掌至刘山庄梁村组8.3公里道路水毁严重,且路面太窄,农用车已无法正常通行,任涛汇报单位争取到了8万元钱,村上雇了几台机械,拓宽垫平了路,还在沟底压了涵洞,解决了这两个组群众的出行难题。吊渠村人均耕地面积15亩,人均梯田却只有1亩多,其余大多为坡耕地,任涛积极向单位汇报争取项目,目前,甘肃煤田地质局已将土地整理项目上报国土部门审批,待项目实施后,人均梯田面积将达到5亩。村里没有手机信号基站,群众通信难,任涛也争取来了项目,2018年开春就要建信号塔,结束群众“说话难”。

    在走访入户中,任涛了解到贫困户张亮红以前在银川打工时,从脚手架上摔了下来,全身多处骨折,可建筑公司只承担了住院期间费用,张亮红出院回家养伤,几个月不能行动,公司却不赔偿损失。任涛打电话询问该建筑公司,可他们却推诿扯皮,说张亮红没有签订务工合同,不予赔偿。针对这一情况,任涛联系律师,准备通过司法程序讨要相关费用,并打算通过普法宣传,提高农民工的维权意识。

    驻村三个多月,一天到晚忙着村里的大小事务,任涛只回过两次家。他说,驻村帮扶虽说吃苦受累,但看到村子一天天变样,乡亲们越来越认可自己,再多的付出也是值得的。

责任编辑: 孙雅茹
版权声明: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庆阳网”“来源:陇东报”或“庆阳网讯”或带有庆阳网LOGO、水印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庆阳网所有,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庆阳网+作者”,否则,庆阳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。